超级无敌总裁小狮子

偶像练习生.主磕异农.all农.
其他的坤廷.双周.鬼杰.珺哲or仁哲.淳昊.墨叶.沐秦.
xxj文笔的飙车狂魔.
接受每个人的点梗但是只接受我吃的cp车也可以但是不接受sm,黑化,血腥暴力类型的啦
但是我实在接受不了的就抱歉啦.
请不要在我面前逆我任何一对儿cp不然我打死你.
请看好我吃的cp我不接受任何逆cp.

沐秦瑶墨/恋与社会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优秀了夸爆吹爆!!!!!!!!!

方知有.:








· OOC预警,傻白甜脑洞+小学鸡文笔。
· 单数沐秦,双数瑶墨,自行食用。
· 我们的左叶迪迪还小,所以不带他。
· 我最近瓶颈期,所以我慢慢更哦。
· 我站定沐秦不逆不拆哦。






R01.




韩沐伯是个黑社会大哥。



而且是位白天摘墨镜,晚上戴墨镜的神人。如果你问为什么。那我会告诉你,因为活动都在晚上,所以需要装个bi....bility。下面我们就要介绍一下大哥和大嫂的爱情故事。



韩沐伯不温柔,而且时常绷着张脸。用秦奋的话来说,韩沐伯不像他男朋友而是像他爹。也许是比同龄人经历了太多太多,韩沐伯总是一副冷漠样子,这个时候,秦奋就会凑前作死地揪住他的脸皮用力往两边扯。



“老实点,不然明天别起床了。”



面对他的每日一皮,韩沐伯通常会用一抱二亲三按倒的方式解决。口头威胁不管用,那就直接操作。通常没什么预兆,韩沐伯会给他按倒在地毯上然后把手探进他的衣物中,秦奋双臂往他肩膀上一揽,就该拉灯了。



明明还比他大上四个月,可秦奋在他面前就乐意没皮没脸的当个孩子。韩沐伯晚上出去的时候,秦奋就在家留盏灯等他。不管韩沐伯多晚才回家,也不管他回来的时候秦奋有没有睡着,韩沐伯总会去亲吻他的唇角。



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家啊。




R02.




靖佩瑶是韩沐伯手下的小弟。



他跟着韩沐伯混了这么多年,什么都一起经历。与其说是小弟,倒不如说是他弟弟。靖佩瑶抱着吉他坐在马路牙子上唱民谣时,身边总是跟着个满眼迷弟心态的男孩。下面我们就要介绍一下小弟和弟妹的爱情故事。



靖佩瑶话少,可以说是几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类型。而秦子墨却正相反,整天围在他身边聒噪的不得了。靖佩瑶是在街边捡到他的,脏兮兮的睡在街边也没有家,出于他的爱心,便顺手给他带回来好生养着。没什么一见钟情,只是生活需要温暖,人也需要陪伴。



秦子墨的告白是他这辈子做的第一顿饭。番茄炒蛋,蛋是焦黑的,番茄是两半的,没加盐还放了葱末。靖佩瑶没有给予评价,自己去厨房盛碗饭默默吃光了盘子里的东西。



“怎么样瑶哥,是不是很好吃!”



靖佩瑶站了起来,敛眸俯身弯腰亲吻秦子墨的双唇一气呵成。他愣住了,瞪圆着双眼紧盯靖佩瑶转身离去的背影。秦子墨看他拿了外套穿上准备出门,便起身欲开口询问。



“味道分享给你了,自己想。”




SR03.




秦奋第一次见到韩沐伯的时候他还只是个每天待在急诊室看着血腥场面的实习生。



韩沐伯的腹部被捅了一刀,虽然没伤到内脏但是出血量很大。秦奋就这样看着韩沐伯被靖佩瑶搀扶着去门诊挂号,他简直一句脏话就要出口。秦奋连忙按了铃让大家过来帮忙,自己先推了担架过去停在韩沐伯面前。



韩沐伯的嘴唇都失了血色,额头汗涔。秦奋让靖佩瑶帮忙,可那人却不动,用余光瞥着韩沐伯的眼色。秦奋直接上前用纱布按住他的伤口,又用另一只手揪住他的衣领。



“你想死你别死我面前啊,你伤的这么重你还给我挂门诊,你这个人绝对是疯了!”



韩沐伯颤巍伸出手捂住秦奋的嘴,他觉得这个人实在太吵了。血腥味道有点重,他想。科室同事们很快赶来,秦奋起身将位置让出来。韩沐伯在失血过多昏过去前,还记得将怀里染了血的手帕塞进秦奋的手里。



“你千万别死啊,我不想赔钱。”




SR04.




秦子墨第一次看到靖佩瑶受伤的时候都快晕过去了,还不敢哭出声,就在那抽泣。手里颤抖地拿着小镊子给他清理背上的碎玻璃渣。



偶尔他下手重了,靖佩瑶会深吸口气然后反手拍拍秦子墨的手背表示安慰。咸涩的眼泪滴在伤口上的时候很疼,微灼一下还有些蛰。秦子墨咬着牙关给他小心翼翼地缠上绷带,直到靖佩瑶穿上衣服,他才敢捂着脸放声大哭。



“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你个死骗子!”



靖佩瑶看他这个模样觉得好笑,但又怕他更难过便不敢大肆放笑,只得上前忍痛抬着胳膊给缩成一团的秦子墨搂在怀里。秦子墨泪涕俱下,又不好意思让他看见自己这么丑的样子便强忍着不吸鼻涕,给自己憋得快喘不过气。



靖佩瑶无奈摇头,搂着秦子墨转身伸手抽了张纸巾。他微微后退一步拉开距离,用手指钳住秦子墨的下颏让他抬头。靖佩瑶用纸巾给他擦擦鼻涕,他便羞得满脸通红躲闪着目光。靖佩瑶用纸巾包住他的鼻尖,秦子墨不解抬头。



“用力,我怕你憋死。”




SSR05.




在秦奋的极力救援下,韩沐伯终于是活过来了。而某人也借着报恩的名义整天往科室里送花,托韩沐伯的福,科室里每天花香四溢。



秦奋去到韩沐伯的病房里看他正在换衣服准备出院。背部的线条很好看,腰侧肌肉也很紧实。就是腰背上有些疤痕,颜色都已经变淡,看得出有些年头。秦奋皱着眉头看向面前被手下小弟打扮得很丑的韩沐伯忍不住出声。



“很有精力啊,出院还扮花孔雀。”



秦奋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指捏着韩沐伯的花衬衫调笑道。就算韩沐伯有几分姿色也不能这么打扮啊,这不是浪费他的脸么。韩沐伯一向不太在意日常穿搭,出去谈事情就是正装,陪玩就是运动装,日常衣物都交给手下人去准备。



秦奋将那日韩沐伯强行塞在手里的手帕从怀中拿出递还给他。他看染了血便顺手洗了,用的是他平时最为常用的鸢尾味道的洗衣液。韩沐伯微笑着接过握在手里,又凑到鼻端轻嗅。秦奋看他盯着自己的眼神很不自在,道了别便转身离开。韩沐伯起身追过去握住他的手腕。



“下次我会给你送紫色鸢尾的。”
秦奋懂,紫鸢寓意爱意,是信仰者的幸福。




SSR06.




靖佩瑶喜欢换发色,且发色跟随心情。大概是曾经年少轻狂的时候留下的坏毛病。这几天开心,就去染个红色。这几天心情一般,去染个紫色。这几天愁得不得了,就去染回黑色。



秦子墨说过他很多次,可靖佩瑶就是不听。现在道上混的,社会上走的,哪有几个是安安分分的守着黑毛,不都是弄一头乍眼的颜色吗。秦子墨气得干脆不理他,也不知道平日极其沉默的靖佩瑶,一瞬间哪来的这么多歪理。



“你染吧,得癌算你自己的!”



秦子墨哐当一声关了门,靖佩瑶知道现在哄不好便坐在客厅沉默着。电话响了,他接通之后应了两声便拿了外套起身出门。听到声音秦子墨便探出头来,看到客厅没了人影便抿着唇堵着气把准备好的一桌饭菜一并倒入垃圾桶。



靖佩瑶是凌晨才回的家,脑袋上还捂着块隐隐透着血色的纱布。秦子墨听到动静便从沙发上睡眼惺忪地坐起,看见靖佩瑶受伤了便惊叫一声窜下了地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靖佩瑶亲亲他的额角,然后指着自己的头给他看。



“我让护士帮着把头发都剃了,好看吗。”



秦子墨这才注意到他的发型,光秃秃的,不好看,很丑。秦子墨查看了他的伤口发现并不深这才放下心来,实际上靖佩瑶处理伤口根本不用剃头发,谁知道他抽什么风去折磨人家护士姐姐。秦子墨伸手揉揉靖佩瑶现在那颗滑溜溜的脑袋,突然笑出了声,眼角还有点湿润。



“下次不许去那免费剃头,不好看。”
如果靖佩瑶能不受伤,他想怎么样都好。




07.




待开出下张羁绊即可解锁第七章。
恋与社会人,敬请期待。





Fin.

评论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