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无敌总裁小狮子

偶像练习生.主磕异农.all农.
其他的坤廷.双周.鬼杰.珺哲or仁哲.淳昊.墨叶.沐秦.
xxj文笔的飙车狂魔.
接受每个人的点梗但是只接受我吃的cp车也可以但是不接受sm,黑化,血腥暴力类型的啦
但是我实在接受不了的就抱歉啦.
请不要在我面前逆我任何一对儿cp不然我打死你.
请看好我吃的cp我不接受任何逆cp.

【鬼星】五味

呜呜呜好吃!这个糖真好吃qaq

不睡hmb不改名的七贱:

多给点互动啊 如果觉得写的海星的话....


酸:


    嘴里像塞进了一颗青葡萄,酸的一路烧进喉管和胃里,胃不舒服的闹腾着。


    小鬼的眼皮耷拉着,那边朱星杰还在和justin玩捏脸游戏,黄头发的小屁孩嚣张的叫着胡巴胡巴,小鬼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哦,原来胡巴已经不是他的专利了。


    原来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哥哥呀。王琳凯酸溜溜的想着,餐盘里的白萝卜被他戳了个千疮百孔,瞅着就没胃口,还盘子的时候菜汁又滴在了衣服上,王琳凯气的呲牙咧嘴,锅也一股脑的扔在朱星杰身上。


    于是练舞的时候也在想,写歌的时候也在想,休息的时候也在想,就像落在白衣服上的油渍,不是很显眼但是想去掉却有点难,心里晃晃荡荡的挂着半瓶子醋,无端的从底下反上来一股子气来,梗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


    谁让你和别人好。


    于是晚上回来的时候朱星杰被小孩摁在墙上乱亲,从嘴角一路到肩头,朱星杰一边关门一边小心走廊里有没有别人发现,气息迷乱的时候他终于腾出手来在两人之间隔出一点空间:“你干嘛。”


    小鬼没回答,闭着眼睛仍然要不依不饶的亲,他执拗的像一只小兽,独占欲那么强,他把朱星杰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沾染上我的气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小鬼的心这么对朱星杰喊道。


甜:


    小鬼每天早上必赖床,而朱星杰没有这个待遇。


    做为一个老好人队长,他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挨个敲门把队友都叫起来,然后再回到自己的寝室,轻声叫小鬼起床


    小鬼,起床了。


    调皮的孩子不让人省心,王琳凯就算成年了长到要二十岁在朱星杰看来也是一个小屁孩,朱星杰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忧心忡忡的从舔屁股开始教起的操心老猫,天天嘴里叼着不断挣扎的小鬼头的后颈皮走钢丝。


    我也好想赖床啊,朱星杰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发出一声长叹。


    朱星杰这天早上手机闹铃没有响,或者是响了他也没有听到,朦朦胧胧间他听见房间门被推开,拖把头爬上他的床隔着被子拥抱他。


    什么事啊小鬼,他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睛还在发懵,语句里还带着睡意的柔软,下一秒小鬼就拉开被子把他抱了个满怀,朱星杰这个时候还在想自己还没有刷牙一会接吻会不会有味道,小孩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凑近他耳朵说话,气息吹到耳朵里痒痒的。


    杰哥。他说。起床啦。


苦:


    朱星杰喜欢在屋子里做beat。


    这爱好不是最近才有的,但是他最近越来越沉迷了,因为他发现这能极快的消耗时间,这样就不用去微博上看自己的旅行青蛙又跑哪去了。


    小孩子总是爱玩,朱星杰这样安慰着自己,手机屏幕上的对话框干干净净,屏幕亮了又灭,已经是十几个小时前的消息了,他皱皱鼻子,去微博上看小孩刚发的微博故事。


    朱星杰的胃不好,跟他熟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个老毛病了,其实也是因为做音乐搞起来的,他一忙起来就忘了吃饭,直到肚子强烈抗议他才把已经凉了的外卖填鸭一样吃掉。


    后来竟成为他炫耀的谈资。


    我曾经七个小时作曲没吃饭!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却被小孩记住,后来就开始提醒他按时吃饭,最后变成了敲门拉着他一起下楼吃饭。


    现在就不行啦,朱星杰胃又有一点疼,他已经很久没有胃疼过了,和小鬼在一块的时候他的胃总是暖的,就像马婷达对里昂说的那样。


    疼痛感像一根线,细细的拉扯着他的思念,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心有灵犀,能传到大洋对岸去。


    手机屏幕终于亮起,足足睡了十多个小时的小孩终于想起了出租屋内的他哥哥还望穿秋水的等着他的回复,一连弹了十多条消息回来,朱星杰一颗心像是泡在苦水里,饱胀出一点苦涩来。他甜蜜又苦涩的叹了口气:


    唉,小孩子嘛。


辣:


    虽然是重庆人,朱星杰却没有那么能吃辣,他吃自己做的面都能被辣到。


    虽然是福建人,小鬼却意外的能吃辣,甚至敢笑嘻嘻的在跟他哥去火锅店的时候点鸳鸯锅吃。


    诶,为了你的胃好嘛,哥哥。他说哥哥两个字的时候拉长了音,勾人。


    王琳凯能吃辣还要归功于朱星杰,他带着只吃过潮汕火锅的小孩第一次把筷子伸进了红油,看小孩吃的辣红了脸,眼睛却还晶晶亮的盯着沸腾的汤底。


    从那个时候起就该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啊,不得到誓不罢休的不依不饶。


    于是被推到墙上的时候,被纠缠着吻住的时候,在小孩的手里颤抖着交待的时候,他发现小鬼的眼睛还是那样,亮晶晶的,交缠着手,汗热辣辣的顺着皮肤滑下来。小鬼的眼睛固执着看着朱星杰,像是逼着他说出什么答案来。


    最后小鬼成了无辣不欢,他挑着眉毛看朱星杰吐出红艳艳舌尖来喘,努力把脑子里yhsq的黄色废料甩开,他又下肉到红油里:诶,一点都不辣啊,哥哥。


    最后的尾音拉长了声,朱星杰忍无可忍,拉过他的脖子来吻。


咸:


    小鬼一直觉得他哥比较酷,后来他发现他哥只是外强中干。


    朱星杰不爱理人的时候就垂下眼睛来,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看上去凶巴巴又冷漠,小鬼因此总觉得朱星杰不会哭,或者是不爱哭。


    哦,可是谁知道这个人哭起来是这么诱人呢。


    于是他格外喜欢在床上欺负他,打开了朱星杰并不算坚硬的外壳就能随意的蹂躏他的柔软内核,小鬼喜欢看他煽情而不自知的红色眼角,乌黑的睫羽上垂着一点泪,这会让他忍不住更用力一点。


    小鬼也很少哭。


    他上一次哭的时候要追溯到四月六号,他在黑色的屋子里抱住他的哥哥,满心里都是不舍和委屈。    


    唉,我要走了你怎么办啊。
    这话不能说出口,说出来就不酷了,只是哭了,还弄湿了他哥挺喜欢的一件衣服。


    朱星杰温柔的抱住他,像衣服吸收泪水一样吸收小鬼的不耐烦,他絮絮叨叨的像一只老母鸡:诶,你别哭了,我没事的呀。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于是小鬼堵住了他哥喋喋不休的嘴,却意外的在朱星杰的嘴里尝到咸涩的味道。


    原来你也哭了啊,他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


    

评论

热度(167)